一个医务工作者的新年愿望

2018-01-07 10:55 来源:丁香园 作者:范范
字体大小
- | +

今天是 2018 年的第一个工作日,作为一个常年奋斗在临床一线的护士,千载难逢的这次下休正好遇到了跨年,水瓶座的我是个有些神经质和强迫症的姑娘,2017 年开始的时候我列出了愿望清单,整整两张 A4 纸张贴在了单位的更衣橱里,昨天晚上我清点了一下自己年初列下的愿望清单,悲哀的发现:57 个愿望,而我只实现了 12 个愿望,愿望的实现率只有 21%。

2018 年我决定精简愿望清单轻装上阵,工作方面只列出 5 个新年愿望,希望可以顺利实现。

愿望一:夜班越来越少

2017 年里我有一笔收入是 4740 元,我跟朋友留言:我真想把这钱扔了,我再也不想挣这个钱了……朋友回复的是一个大大的问号……确实,对于很多人来说,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班叫夜班,不知道有一种血汗钱叫夜班费。

对于一个在临床上工作了十几年,年龄已经奔四的护士而言,现在的我对于那些通宵忙碌的夜班,说实话是无论如何都爱不起来,每次值夜班之前心理上都充满恐惧感,身体上的疲惫更是显而易见,一个通宵夜班值完,感觉整个人都焉了。如果可以许个心愿,我希望自己 2018 年的夜班越来越少、越来越少。

愿望二:继续用手里的笔为护士们发声

作为一个喜欢码字的护士,我喜欢用手里的文字去记录那些我们临床工作中真实的点滴,有些点滴是感人的,有些点滴是温暖的,有些点滴是让人气愤的,甚至有些点滴是血淋淋的……感谢自媒体时代,给了我们可以表达自己心声的舞台,我们的问题可以与无数的同仁们探讨,我们的哀愁可以有无数的同仁们分担,我们的感动可以和无数的同仁们分享……虽然我们都是微弱的繁星,但是交汇在一起就是满天的星光。

愿望三: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小孩和老人

我想每个护士的新年愿望清单里,一定有一条是所有人都相同的,那就是能够多陪伴我们渐渐长大的孩子和我们渐渐老去的父母。身为护士,我们有太多太多的无奈,我们一直在父母孩子的心里,可却离他们越来越远,能够陪伴他们的时间越来越少。

前段时间母亲出了车祸在我工作的医院住院,每天值完班后我就去母亲住院的病房陪母亲,和母亲说话的时候我才发现母亲不知何时听力已经越来越差了,给母亲洗头的时候我才发现母亲头上的黑发已经是寥寥无几了……对于父母,我们有的除了深深感恩就是满满愧疚,2018 年,愿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小孩和老人。

愿望四:医院里不再有医闹

有时候我是个很乐观的人,病人一点点的肯定就会让我心花怒放;有时候我又是个很悲观的人,每一次看到关于医闹的新闻,我就会感觉不寒而栗。医患之间,本应该这是个世界上最真诚、最美好、最信任的关系之一,你许我信任和尊重,我用仁心仁术与你携手共战病魔。

但是不知何时,这种关系慢慢的变了甚至扭曲了,患者对医生不再是信任和尊重,而是满满的怀疑和慢慢的愤懑,一旦治疗结果与预期不相符,有的患者就开始各种挑衅,摔摔打打那是轻的,更有甚者一次次把利刃捅向我们手无寸铁的医务人员……每每这时,我就心痛不已,2018 年,愿医院里不再有医闹不再有流血的白衣天使。

愿望五:医院了不再有猝死

在今天的中国医疗界里,从医已经成了高危职业,高强度、高风险、长时间、低收入已经成了医护工作的常态,本应该是一身白衣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,却屡屡因为猝死被死神夺走了宝贵的生命,留给同事和亲人无限的扼腕叹息。

作为一个医务工作者,请你好好的爱惜自己,你不是铜墙铁壁,你也不是金刚,你更没有不坏不累之身,对于单位你是职工,对于孩子和老人,你是他们无可替代的希望和依赖,2018 年,请一定好好爱惜自己。

编辑: 王妍

版权声明

本网站所有注明“来源:丁香园”的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,非经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,授权转载时须注明“来源:丁香园”。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,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。

网友评论